Tzontlilic

大家好这里是魔狐:-)
主战APH,HP和TF世,欢迎打脸:-)

【坑】真的数不清....

俺的坑很多在娘胎时代就被扼杀了...orz我不是故意的,新脑洞产生得很快消失得也很快,这真的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所以只能写短篇,以前立下过写长篇的大志但每次都会弃,恩,因为我写着写着就有新脑洞了就把旧的丢了,我这算是喜新厌旧吗:-)不撕。

就把几个现在还比较有感觉的列出来好了,orz,填坑大概是猴年马月的事,可能要到下下下辈子

*《恶魔永生》Demons Never Die(去年暑假的脑洞...)

*《蒙斯蒂德》Monstead(世界观系列,已崩)

*《无尽之时》The Time of Endless(可能会填)


还有很多......我想一个人静静


2015-07-20

All About Us

1. 我所珍藏的一切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认真地清扫整个仓库。

这间满是灰尘和蛛网的仓库堆满了几百年来她不用的东西。猎枪,铁甲,她还是“马背上的民族”时用过的马蹄铁——她的手指抚过蒙尘的蹄铁,斑驳的红锈即刻闯入眼帘。事实上,自从她住进罗德里赫家里后,就再也没回过这里。伊丽莎白从不怀疑那儿是她的家,在她之前的印象里,家是陌生又充满魔力的殿堂,就像埃德尔斯坦先生给她的那样。

那里有数不清的漂亮的蓬蓬裙,有随时听候差遣的仆人,有香软可口的甜点与醇香的红酒。让她最流连的无非她的爱人——罗德里赫,他总是端坐在三角钢琴前演奏悠扬的乐曲,而她甚至能够听出曲子里的丝丝情感。

他们会手牵手走进馨香...

2015-02-08

新年快乐啊啊啊!!!!!!!!

2015-01-01

慵懒·死亡·蔷薇·乌鸦·向日葵

*听着歌来的脑洞恩......剧情大概就是俄/罗/斯猎人伊万·布拉金斯基遇到中/国少年王耀后把他囚禁在地下室里实施各种(性)虐待,最后病娇大爆发杀死了耀君,又把自己杀掉了←w←

【这他妈都是些什么不三不四的东西!没想到我有朝一日也会有这种脑洞!QWQ


他深爱每一声慵懒。


深夜不经意间散漫于花园中的玫香,带刺的美人舒展自己的细腰。他紧握着匕首。

黄昏穿透云层堕落下天幕边的余晖。

昏幽的森林传来熊的低吼。

高高的断崖边有孤狼嚎月。


他看见停在树枝上的大乌鸦和瑟瑟发抖的树。

他用匕首杀死了乌鸦,折断了树。...

2014-12-26

The Call

还有谁会在意来自森林深处的呼唤?

——献给星辰下的纳尼亚
--------------------------------------------------------

暗红的火车缓缓驶过,呼啸起一阵来自记忆的风。
墙面上的一切似乎都未曾改变,大大的“S”下仍然贴着今早的报纸。苏珊叹了口气。
他们回来了。从传奇的纳尼亚回到了英格兰。
——但愿,所有这一切都不是一个美好的梦。

【她还记得小舟下泛着蓝色的河水。
记得森林里清脆的鸟鸣。
记得长胡子的小个子朋友。
记得他们的棋子、记得住过的宫殿、记得头上的玻璃穹顶、记得在遥远的地方,有一寸未曾踏足过的净土。】

站外已是黄昏。火烧云罕见的出现在伦敦,一路涂抹过...

2014-12-07
1 / 2

© Tzontli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