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zontlilic

大家好这里是魔狐:-)
主战APH,HP和TF世,欢迎打脸:-)

There is no sunshine

这里早已没有阳光了……

千斤顶吃痛地睁开光学镜。透漏的星芒穿过宇 宙中的小型星体刺痛着他的线路,一丝丝抽离 他的意识。钻击号被陨石撞得粉碎,而他也已 濒临死亡——那些流动着、翻滚着的黑暗能量体 正在蚕食他的机体。

“你是否觉得悲伤……当阳光不再的时候……”

有那么一瞬间他听到他的火伴在呼唤他的名 字,橙白相间的机体附在他身上。他多想、多想诈尸般的弹跃而起,眯起湛蓝的光学镜带着 嘴角的坏笑凑近医生的脸颊,看他的面部装甲 又一次泛起潮红。

他们的医官,是最可爱最诱人的……对他来说 是。

而他此时却无端地想起某首蓝星歌曲来。他曾 经认为那是多情的歌手抱着棕红的吉他,将天 边的云霞连同流淌的悲伤凝聚在指尖,拨动一 根根黑色的琴弦。

“你记不记得……你曾是我的阳光……”

当他的爱人颤抖着与他进行火种融合时,他敏 锐地察觉到对方的喜悦和微微的恐惧。他挑起 嘴角,压低声调但仍不忘带上抬高的尾音:“你 害怕了吗?——我亲爱的大夫?”“闭嘴。”

他偷笑了一声。他可爱的大夫为了不让自己察 觉到声音中的不安和微颤,一反常态只说了两 个字。

不过这足够了。加上他流动着清洗液的光学 镜,千斤顶觉得非常——非常满足。

“你是我的天使……你是我的阳光……可我要怎样 触碰你……”

他在霸天虎的兵将前拔出双刀,抱着必胜的决 心斩杀一个个杂兵。他记得那个清晨,启明星 已落下一个地球时,他踏着一个个霸天虎的尸 体,走向方才开启的、泛着莹绿色光芒的陆地 桥入口。

他本没有家。

钻击号带着他遨游了一方天空。

“我深知你是我最美的阳光……可我要怎样触碰 你……?”

陆地桥在向他发出呼唤。他一步步走向前方, 收起双刀插在身后。

蓝星的天空蓝得有些过分,阳光贯穿没有一丝 云彩的苍穹洒在他的机体上,在装甲边缘磨出 耀眼而锐利的金色。他微眯光学镜,踏进淡绿 的入口。

那边还有阳光在等他回家。

“我渴求触碰你的肌肤……我渴求私藏你的温 柔……”

“可我要怎样触碰你……在我死的时候……”

他望了一眼钻击号。昔日的飞船早已损毁得不 成模样。钢铁碎片连同土块一起堕入宇宙中无 尽的深渊,仅剩他攥在手心的残渣。

世界是变化着的……阳光会被暴雨浇透……他这 么想着。【我会在普神那过得好好的。

“在我死的时候……”

-----------------------------------------------------------------------尾声

曙光已经突破云层照亮了街道。

贾斯帕的晨风如丝绸般抚过救护车的面部装甲,随着鸟类的 翎羽飘向高远的天际。

已经两个地球时过去了,他的火种仍在剧烈地抽痛着,但他湛蓝的光 学镜中竟看不到一丝悲伤。

他已麻木了。从黑色乱发的蓝星歌手弹起那首 悲凉而痛苦的歌曲开始。

他的目光游向远方。沙丘的高地上坐着黑发的 男人,抱着一把棕红的吉他。

【My sunshine,我要怎样触碰你。

那个男人开始大声地唱。

“在我死的时候……”

评论 ( 14 )
热度 ( 22 )

© Tzontli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