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zontlilic

大家好这里是魔狐:-)
主战APH,HP和TF世,欢迎打脸:-)

Star

【你为何在大雪纷飞时节降生?

你应该等到布谷鸟呼唤;

或葡萄成串,绿如翡翠;

至少等到夏去秋来——

娇燕集聚,欲待远飞;

然后降生。】


“我们失去了我们的朋友,一位尽责的侦察兵……”
“我希望你们每个人,不要为此神伤。没有牺牲就不会有胜利,这是汽车人的信条。”
“……即使大黄蜂真的很优秀。真的。”

擎天柱念这些话的时候面色不改,蔚蓝的光学镜里盛满的只有怀念与遗憾。他只身站在塞伯坦的废墟之上,双目凝望着铁堡城中的十角大楼。强劲而寒冷的气流掠过他的装甲,从胸口流过的刹那他能察觉到从火种深处升起的、充满苦涩的回念。

无论他如何压抑,却再听不见那个黄黑小家伙拽着他的胳膊叫他大哥的声音。

All that’s dead and gone and passed,tonight……【*】

他接着往下念。

“他是我们最棒的侦察兵,无论从何方面说起。”
“曾经博狂两派的战火一度烧到铁堡面前,炮击粉碎这片钢铁大地上林立的城郡。大黄蜂,他本该更早降生,享受短暂而珍贵的和平。”


几十万年前当他还是奥利安的时候,他的装甲还不曾蒙尘,不曾经受战争的考验,从远方吹来的风还会轻柔地抚摸他的面甲。他的小战士原本可以像他一样有一段值得追忆的过去,原本可以在他身后不受任何伤害,但这些他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但大黄蜂是他的侦察兵,如同只属于某个星宿的远星。

You are my only star.


“他的离去着实给了我们沉重的一击。但不能忘记,敌人还对铁堡虎视眈眈。”
“这是关乎存亡的时刻,汽车人绝不可有任何懈怠……”


冷风呼啸过郊外的荒原,亮黄的侦察兵逆风站立。
【大哥?】
大黄蜂歪着脑袋,时而发出轻颤的“Beep”。
【大哥……】

从地平线升起的阳光灼痛着擎天柱的蓝色光学镜,那些刺目的光线穿过黄色TF的机体,仿佛要将他逐步湮没在光亮之中。侦察兵伸出双臂,牵起嘴角露出一个温暖的笑。


[我终究会死去,但阳光不灭。]
[我和它有着相同的颜色和信仰。]
[要让这片土地充满光与热啊……]


你的光是万里之外的星光,微弱但坚定。
——那是永不封尘的星芒。
——那是沿着银河边缘驰骋的明亮。
——是不可触及却极具生气的希望在发烫。

“我们会铭记这位勇敢、睿智的侦察兵,铭记曾几乎摧毁我们的伤痛,然后开始新的征程。”

“……当你们仰望夜空,其中一粒星辰便是大黄蜂的灵魂。它如阳光般永恒,它会不疲地为我们指路——无论他在何方,都是我们最称职的侦察兵,最亲密的伙伴。”


【“他是闪耀如日光的星。”】


You are my only star.

We are both stars……


冷风刮过他的胸部装甲,渗人的寒意侵占他的机体,沁入不再温热的火种。
那里不只有痛。

【你为何在羊羔吃草时节死去?

你应该等到苹果落地;

且蝗虫成灾,麦茬遍立;

一直等到秋去冬来——

万物凋零,风尽带悲;

然后死去。】【*】

==FIN==

注解:1.引用Taylor为饥饿游戏所作曲Safe&Sound中的一句歌词。2.出自克里斯蒂娜·罗塞蒂,《挽歌》。

评论 ( 3 )
热度 ( 69 )
  1. Jane_组金厨Tzontlilic 转载了此文字

© Tzontli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