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zontlilic

大家好这里是魔狐:-)
主战APH,HP和TF世,欢迎打脸:-)

The Winter is Coming

十月。

贾斯帕的街道上早已铺满了秋风撩下的落叶,温度开始变凉,陌生的寒冷举旗进犯这座偏远的城市。

阿尔茜保持车型,停在离大街不远的香樟树下。街上行人渐少。即使没有人类那般敏感的冷暖感受,她仍察觉到环绕在机体周围的丝丝凉意。

——飘落枝头的秋叶也不再有此前的温热。

只有这里…..她将意识分散,聆听着莹蓝色火种的声声搏动。只有这里。

It’s warm.

 

 

“……飞过山?”

她不觉念出一个名字。

 

 

【往这走,阿尔茜。】

温暖。那是她无法忘记的甜蜜和折磨。温暖似红色涂装的牛角战士。

【你还真是惜字如金啊……阿尔茜?】

【……】

【嘿,听着。我知道你失去了一个搭档,呃,很伤心,对吧。】

他们在昏暗的秘道里,在敌人的战机中;他们在岔路面前,在选择面前。

——没有人能替你做出选择,这是属于你的世界……

【但我们为什么总要执着于过去呢?你的面前应该是未来。这两条路,你看哪条对?】

飞过山,你很清楚哪条是通往未来的路。

你不过是想要我挣脱枷锁,然后笑笑罢了……

【你笑了?对,对,笑。你笑起来很好看,所以——所以经常笑笑吧。】

好……

 

 

然后他们继续向前走。

然后钟楼响起钟声。

然后光明刺破浓墨般的黑暗,白鸽伸展素羽。

We need to face the future……

Together.

 

 

她从回忆中醒过来的时候,杰克正在尝试与她联系。“阿尔茜,你去哪了?擎天柱说你没出任务,也没在基地。”他在那头像是回应了某个人一声,便接着问道:“你到底在哪?”

“在外边。”她简短地答道,却感到火种深处升起的暖意。那是熟悉的、来自红色战士与人类的关怀。

飞过山死了,但还有人在牵挂着她。

——伤痕都是过去的事了……

 

 

她启动引擎,拐弯到平直的公路上。深秋的落叶袭过她身旁,翻滚着流向万里之外的地平。

有点冷。她想。随后她的音频接收器接来一首人类的歌曲,仿佛是上个世纪流行的音调。前奏是吉他和口琴的结合,带着点旧时代的淡香。

 

 

“我也曾步履蹒跚无所知悉

散漫如同堕落的晨晖

来自夏的骄阳,匿于冬的沉寂

穿行于数束星华;

当那日渐西沉,秋意欲浓

当那冬日将临

还有古曲为我奏响,街灯一齐点亮;

噢,这是祈望中的一座天堂

只为我而建,为我而歌

Even the winter is coming……”

==END==

评论 ( 4 )
热度 ( 19 )

© Tzontli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