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zontlilic

大家好这里是魔狐:-)
主战APH,HP和TF世,欢迎打脸:-)

慵懒·死亡·蔷薇·乌鸦·向日葵

*听着歌来的脑洞恩......剧情大概就是俄/罗/斯猎人伊万·布拉金斯基遇到中/国少年王耀后把他囚禁在地下室里实施各种(性)虐待,最后病娇大爆发杀死了耀君,又把自己杀掉了←w←

【这他妈都是些什么不三不四的东西!没想到我有朝一日也会有这种脑洞!QWQ

 

 

他深爱每一声慵懒。

 

深夜不经意间散漫于花园中的玫香,带刺的美人舒展自己的细腰。他紧握着匕首。

黄昏穿透云层堕落下天幕边的余晖。

昏幽的森林传来熊的低吼。

高高的断崖边有孤狼嚎月。

 

他看见停在树枝上的大乌鸦和瑟瑟发抖的树。

他用匕首杀死了乌鸦,折断了树。

乌鸦死前发出嘶哑的哭喊。树倒地前呼出痛苦的呻吟。

 

在他的壁炉上方有一张鹿皮。

他曾经是个猎人。

他行走在露水触地的音乐中,呼唤每一寸光阴。

——森林是他的屠宰场。

 

有一次他问自己。

死亡,是什么?

他抱起锃亮的猎枪,轻轻吻上漆黑发亮的枪口。

那些杀戮精灵,就从这里飞出,送来一朵朵绽放的血红蔷薇。

无论是在雪地里、秋叶里、花丛里或是向日葵田中央,都是如此赏心悦目。

呐,大家都来看看吧。

这是属于露西亚的世界哦——只属于露西亚的呢。

 

然而他从未见过东方来的人儿,譬如向日葵边缘的少年。

他黑色的长发在风中飞扬,一身红色旗袍尤其刺眼。

他不满。

有人闯入露西亚的世界了啊。

 

然而他沉迷于一双黑曜石般的双眼,醉心于一身飘飞的亮红。

“你好,我叫王耀。”

那个少年,叫王耀。

 

他们生活得很幸福,也许是。

他早出晚归,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实。

至少,他有一个真正的家。

至少,有人在家里等他归来。

 

蔷薇,蔷薇,蔷薇。

半月以来,他一无所获。森林里再没响起熊吼和狼嚎。

蔷薇,蔷薇,蔷薇。

他擦拭着猎枪,紫罗兰般的眼瞳般闪过一丝欲望。

血红色的蔷薇。

眼中升起残忍,嘴角扯起弧度。

蔷薇,蔷薇,蔷薇……

 

伏特加的火辣刺痛着他的喉咙。他听见远方传来手风琴的乐曲。

幽闭的地下室里阴暗潮湿,锁链禁锢着脆弱的生命。

小耀,我好爱你。

黑发的少年沉重地抬起头,如同黑曜石般的眼里再也没有光亮。

所以,你身上的蔷薇,在露西亚心里一定是最美的吧——

早已准备好的子弹飞射出膛,准确无误地击中少年的左胸。黑瞳蓦地收缩,眼里流动着有如惊涛骇浪般的情绪。

惊诧、愤怒、悲哀、嘲讽、不屑、淡然。

 

呐,小耀的花,真的好美。

可为什么一点甜味都没有呢。

他用手指蘸起粘稠的血液,送到自己唇边,再用冰冷的舌头将指尖舔净。

好苦,好苦啊……

 

他将鹿皮扔进燃烧的壁炉中,将剩下的伏特加一同倒掉。

他将猎枪连同刺刀一起,深深插入冰冻的生长着向日葵的土壤。

夜莺在悲伤地放歌,连同那颤抖的玫瑰一起。

阳光被深藏于黑暗,连同那绝望的眼眸一起。

 

他看见停在树枝上的大乌鸦和瑟瑟发抖的树。

他用匕首杀死了乌鸦,折断了树。

 

然后匕首直直地被他插入自己的心脏,他望着从胸口汩汩冒出的鲜血,笑得像个孩童。

没有什么花香,没有什么晖光。

没有什么向日葵,没有什么少年。

没有什么黑瞳,没有什么紫眸。

没有什么幸福,没有什么温情。

然而也没有什么蔷薇。

 

呐呐,小耀。

 

他深爱每一声慵懒。

==END==

评论
热度 ( 5 )

© Tzontlilic | Powered by LOFTER